我们的运作方式

Building Changes

向後

打印

致力于消除华盛顿州的无家可归现象

在华盛顿州,每天晚上都有两万多人无家可归,其中近一半是全家人在外流浪。2000 年,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首次投入资金以解决该州的无家可归问题,其主要目标是在该州人口最多的三个郡——国王郡、皮尔斯郡和斯诺霍米什郡——将过渡性住房供应量增加到原来的三倍。几年来,基金会帮助建造了 1,400 余所过渡性住房,供无家可归的家庭居住。

然而,尽管付出了这些努力,与该项工作启动时相比,该地区无家可归家庭的数量反而有所增加。基金会从这一经验教训中认识到,增加住房供给虽然能让个别家庭受益,但仅仅依靠这项措施并不能明显减少无家可归家庭总数。事实上,要想消除家庭无家可归现象,需要采取彼此协调的系统性方法,帮助各类资助系统和住房提供商以互为推进的方式开展合作。例如,通过研究当地为解决无家可归问题所做的工作,基金会发现,华盛顿的无家可归家庭必须联系多个不同的机构才能获得各类帮助,许多家庭需苦等数月之久。一个家庭往往要同多个社工打交道,而这些社工之间既无法共享信息,也不能相互协调工作。

于是,基金会开始寻找合作伙伴,该组织必须能够联合公共和私人力量以解决该州的无家可归问题,同时鼓励政府、服务提供商及慈善捐赠者开展合作,共同实施全国范围内的创新举措。基金会最终选择了 Building Changes,这家小型非营利组织成立于数十年前,总部设在西雅图,专注于满足艾滋病人群的住房需求。该组织成立时名为华盛顿 AIDS 之家 (AIDS Housing of Washington),当时该组织还管理着一个覆盖全州的资助项目——华盛顿家庭基金,帮助解决该州的无家可归现象。

“碰撞出火花”

自 2007 年起的三年内,基金会与 Building Changes 都投入了巨大的努力,使这家非营利组织在基础设施、人员配备、专业知识和商业计划等方面做好充分准备,继而成为基金会的正式合作伙伴,以落实基金会在改善家庭无家可归问题上的重要工作。这一过程被基金会的 David Wertheimer 形容为“对双方来说都很有趣,有时颇具挑战,偶尔令人痛苦”,在此过程中,双方建立形成了相互信任、坦诚、透明且灵活的合作关系。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逐渐地变成了一个高度互动的规划过程,”Wertheimer 说道,他是基金会太平洋西北项目的副主任,负责管理基金会在解决无家可归问题上的工作。Building Changes 渐渐有能力在必要时提出反对意见,而基金会也变得更加灵活、更注重协作。“在这个领域,我们的想法未必是最高明的,”他如是评价基金会。“我们需要接受不同的看法,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聆听合作伙伴的意见,因为他们处在相当复杂的环境中。”

“作为合作伙伴,你必须坚持自己的角色和立场,”Building Changes 的执行董事 Alice Shobe 说道。她形容这一合作关系为“有益的火花”,对 Building Changes 来说,这意味着开诚布公,意味着明确而直接地表明自己的需求。“这促进了基金会和 Building Changes 之间的相互理解和合作,”她说道。

战略的启动

基金会与 Building Changes 共同制定的战略于 2009 年正式启动,目标是在 2020 年前将这一地区的无家可归家庭数量减半。该战略的重点任务包括:提供各类服务以防止家庭陷入无家可归境地;使家庭能够“一站式”获得所有住房和支持服务;尽快将家庭安置到永久住所;根据每个家庭的具体需要提供量身定制的服务;以及开展各项计划帮助人们获得培训并找到稳定的工作。这些工作主要集中在国王郡、皮尔斯郡和斯诺霍米什郡,这意味着与郡政府的合作是这一战略能否成功的关键所在。

Wertheimer 承认,Building Changes 同意与基金会合作是冒着巨大风险的。“他们需要从根本上转变组织性质,同时遵循一套全新的变革理论以解决无家可归问题,”他说道。“这对他们来说是一场很大的赌注,这的确对我们双方都提出了新的挑战,使我们不得不全力以赴。”

Wertheimer 表示,双方的关系已经非常透明,基金会甚至会与 Building Changes 分享原先视作机密的内部战略评审文件,该文件每年编制,供基金会领导层参阅。“这种程度的信任与坦诚并非一朝一夕能达到的,”Wertheimer 说道。“只有尽力打破受资助者和出资者之间显而易见的权力不平衡,才能实现这种程度的沟通和交流。充分利用这种良性的摩擦和分歧,双方便能发现有价值的见解,共同成长进步。”

访问我们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