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做什么

肠道和腹泻疾病

策略概览

打印

埃塞俄比亚斯朗特市哲玛纳•盖尔卫生站内的母亲和婴儿。

我们的目标:

消除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肠道和腹泻疾病死亡率方面的差距,大幅减少此类疾病造成的五岁以下儿童发育受阻的现象。

挑战

概览

每年将近100万的五岁以下儿童被肠道和腹泻疾病夺去生命。

这些疾病还会造成营养不良,继而导致发育停滞、认知发育受阻及其他长期健康问题。

接种疫苗是防止婴儿感染的一种经济有效的方式。它通过特殊病原体和其他干预措施(口服补液疗法和补充微量营养素等)预防肠道疾病造成的死亡。

我们采用综合措施防止儿童感染,包括改善水质、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以及全母乳喂养0-6个月大的婴儿。

我们的肠道和腹泻疾病策略于2012年修订,由副主任Thomas Brewer领导实施,隶属于基金会全球健康部。


肠道(胃肠道)和腹泻疾病是造成发展中国家儿童死亡的一个主要原因,每年夺去近100万五岁以下儿童的生命。此类疾病通过粪口途径传染,包括轮状病毒感染、霍乱和伤寒。幸存儿童在幼年时期多发严重腹泻,终生面临严重的健康问题。

肠道感染性疾病会造成营养不良、发育停滞和认知发育受阻。这意味着上百万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获得应有的机会和成就。

这些疾病造成的危害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实施的腹泻疾病防控项目取得了一些重要成绩。然而从全球范围来看,我们缺乏充足的研究、资金和政治承诺以对抗这些疾病。在引发这些疾病的病原体(包括病毒、细菌和寄生虫)数量和复杂性以及导致发病率增加的环境因素方面还存在关键性知识差距。

尽管已有一些有效的干预措施和工具,但由于成本高,不易获得,市场宣传不力,大部分都不能在发展中国家广泛使用

机遇

发达国家拥有清洁用水和安全的卫生环境,抗生素获取方便,国民营养充足并普遍接种疫苗,这些都大大减少了死于腹泻的人数。这些方法和工具可同样帮助贫困国家的儿童防治疾病。

莫桑比克农村的一名妇女在取水。

安全有效的轮状病毒,霍乱和伤寒疫苗已经存在。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将轮状病毒疫苗纳入所有国家级免疫计划之中。全球疫苗免疫联盟是一家为最贫困国家儿童疫苗接种提供资助的公共私营合作机构。他们计划在2015年前将轮状病毒疫苗推广到大约40个国家,这样就可在2030年前挽救246万人的生命。新疫苗的开发正在进行,这将有助于在今后几年中增加疫苗供应量并扩大轮状病毒疫苗市场。霍乱疫苗Shanchol已于2011年在印度获得认证并通过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资格预审。多种伤寒疫苗,伤寒和副伤寒组合疫苗,肠毒性大肠杆菌(ETEC)和痢疾杆菌疫苗正处于研发阶段。

目前存在预防感染和幼儿急性腹泻死亡的低成本干预措施,例如口服补液疗法,维生素A和补锌,全母乳喂养0-6个月大的婴儿,改善个人和家庭卫生,安全用水和加强环境卫生。

我们的策略

印度比哈尔邦Ujiarpur基层健康中心的一名医务工作者怀抱一名新生儿。

因为肠道和腹泻疾病由多种病原体引发,但现有疫苗只针对有限的几个病原体,我们只能采用组合方法来防止儿童感染疾病。改善水质、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全母乳喂养0-6个月大的婴儿,这将有助于防止儿童感染大部分肠道疾病。接种疫苗也是预防严重疾病和死亡的一种经济有效的方法。采用证明有效的治疗方法对患病儿童进行及时治疗十分关键,例如口服补液疗法和补锌。

我们支持研究工作,以找到引发肠道疾病和损伤的潜在因素,而肠道疾病和损伤可导致营养不良、发育受阻,甚至死亡。我们还努力深入了解这些疾病对全球和地区造成的负担,以决定何时、如何采用新的干预措施并扩大推行现有措施。我们的策略还提倡与国际儿童健康组织合作,以确保各国,捐赠方与合作伙伴充分集中资源,相互协调,抗击肠道和腹泻疾病。


重点领域

轮状病毒

轮状病毒是五岁以下儿童因腹泻住院和死亡的最常见原因。现有的轮状病毒疫苗可以大幅减少住院率和死亡率;世界卫生组织推荐在所有国家,特别在腹泻是儿童主要致死病因的国家使用此疫苗。

加纳第一夫人Ernestina Naadu Mills在阿克拉的一个仪式上为一名6 周大的儿童接种轮状病毒疫苗。 

2006年轮状病毒疫苗开始在美国和很多拉美国家使用。2012年,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儿童也终于能够接种此类疫苗。今后2-3年间将有更多国家批准使用此类疫苗。全球疫苗免疫联盟与各国政府紧密合作,提供轮状病毒疫苗补贴,支持在最需要的地区使用疫苗,并推广幼儿常规免疫以预防各类疾病。我们的长期目标是在至少50个中低收入国家使用轮状病毒疫苗。

我们还与PATH及印度、巴西、印度尼西亚、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国家的疫苗制造商合作,致力于研发新型轮状病毒疫苗,加强市场多样化,增加疫苗供应并降低成本。

治疗方法

大多数非痢疾性儿童腹泻导致的死亡可通过正确使用简单干预措施(口服补液盐,补锌)加以预防。然而这些措施并未得到广泛应用。为了加大口服补液盐和补锌措施的实施力度,我们与印度、尼日利亚和布基纳法索的合作伙伴共同开展工作。我们之所以决定将工作重点放在这些国家是考虑到当地儿童疾病防治任务繁重,人们渴望改革创新,而且合作伙伴力量强大。例如,我们在印度北方邦支持“克林顿健康倡议”组织和其他合作伙伴开展市场营销以宣传通过口服补液盐和补锌治疗腹泻。

我们支持研究工作,以找到疫苗推广使用的障碍。我们与制造商和分销商共同努力让口服补液盐和补锌产品更受消费者青睐,例如改进产品口味并对产品重新包装。

我们还致力于开发可同时治疗脱水并控制腹泻症状的产品。虽然口服补液盐可为儿童身体补充水分,但却不能马上减少排便量或减轻症状,因此儿童看护者常常转而选用其他效果较差的治疗方法。我们支持PATH研发能够减少水分过多流失、缓解腹泻症状并促进口服补液盐和补锌产品使用的新疗法。 

伤寒

每年死于伤寒和副伤寒的人数多达25万,其中大部分是儿童。我们需要一种疫苗对其进行防控。在那些缺乏清洁水源,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情况较差以及抗生素耐药性普遍的国家,经济有效的疫苗是防控伤寒的最佳短期措施。

我们与国际疫苗研究所,山沙生物技术公司,萨宾疫苗研究所和其他机构合作开发结合疫苗。这种疫苗比现有疫苗药效更长并且可以用于二岁以下儿童。此外,我们还需要更有效的诊断工具和数据,以了解这些疾病的真正影响。

肠毒性大肠杆菌和痢疾杆菌

肠毒性大肠杆菌和痢疾杆菌是在全球大部分地区,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中普遍存在的细菌性病原体,经常对儿童与成人健康造成威胁。每年有大约20万五岁以下儿童被肠毒性大肠杆菌和痢疾杆菌夺去生命。即使感染一次痢疾杆菌伤寒也会对胃肠系统造成严重损害。

PATH肠道病原体疫苗项目是我们在肠毒性大肠杆菌和痢疾杆菌新疫苗研发工作中的重要合作伙伴。为了让新疫苗有更多机会快速投放市场,我们支持建立候选疫苗组合,以提供多种选择。最先进的肠毒性大肠杆菌和痢疾杆菌候选新疫苗还需十年才能投入使用。

环境性肠道功能障碍(肠道功能障碍)

我们正致力于研究环境及其他因素如何导致肠道疾病和损害,继而造成儿童营养不良。在贫困地区,这一恶性循环始于婴儿期并延续至整个儿童期,通常造成发育停滞,认知发育受阻,疾病免疫力下降,甚至死亡。

我们目前正在对肠道功能变化与营养及发育不良之间的因果关系开展初步研究。我们在这一领域的一项重要投资是为营养不良和肠道疾病联盟(MAL-ED)提供资助,此国际项目重点研究营养不良和肠道感染高发人群。营养不良和肠道疾病联盟(MAL-ED)的研究将为开发此类疾病防治新方法提供重要数据。

霍乱

每年有多达13万人死于霍乱,这是一种流行性和地区性疾病。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亚洲至少有51个国家流行霍乱。津巴布韦、海地、几内亚和塞拉列昂等国最近爆发的几次霍乱已经严重消耗了当地本已资源匮乏的卫生系统。

洗手站和氯分配器是孟加拉国霍乱预防研究项目的组成部分。

2012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报告,号召建立全球口服霍乱疫苗储备,制定部署疫苗接种与其他干预措施(清洁用水和改善环境卫生)的标准,将霍乱防治工作向前推进了一大步。我们支持建立200万剂的口服霍乱疫苗储备。对疫苗的稳定需求将导致供应量增加,价格下降并刺激霍乱重灾区国家的疫苗需求。

我们还支持以证据为基础制定霍乱爆发时口服霍乱疫苗使用的政策指南,加强数据收集以建立霍乱流行地区疫苗使用案例。我们正致力于开发可在疫情爆发时使用并有助于控制疫情的低成本单剂量霍乱疫苗。为了增加供应量,至少应再有一家全细胞灭活疫苗制造商通过

世界卫生组织的资格预审。

监测

我们向全球肠道多中心研究 (GEMS)进行大量投资,以加强有关亚非地区幼童腹泻疾病原因和结果的数据质量。为了进一步了解主要腹泻病原体并考量干预措施成果,我们支持开发更先进的诊断工具并加大评估力度。

在地区和国家层面,我们与GEMS、非洲霍乱检测网络(Africhol)、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伤寒监测项目 (TSAP) 等现有监测网络合作,以监测轮状病毒、霍乱、伤寒和副伤寒等病原体。当我们对这些国家的肠道和腹泻疾病病因及防治工作量有了更多了解后,我们将扩大工作范畴,例如监测隐孢子虫等其他病原体,并加强发展中国家的试验室能力。

访问我们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