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做什么

脊髓灰质炎

策略概览

打印

越过巴基斯坦边境来到阿富汗的孩子们在扶轮国际项目的帮助下,接受口服小儿麻痹症疫苗。

我们的目标:

在全世界范围内根除小儿麻痹症。

挑战

要点一览

1988年全球消除小儿麻痹症倡议(GPEI)诞生,当时小儿麻痹症在超过125个国家中肆虐,每天近1000名儿童因此瘫痪。由于免疫工作惠及到近30亿名儿童,自那时起小儿麻痹症病例降低了99%。

2012年小儿麻痹症在印度绝迹,而印度长久以来都被认为是最难根除该疾病之地。2015年,尼日利亚——非洲最后一个小儿麻痹症流行国——也宣布根除了该疾病。如今,小儿麻痹症只存在于巴基斯坦和阿富汗。

尽管我们取得了这样的进步,但如果我们无法完全根除这种疾病,那么在未来每年可能将新增20万例病例,这使得根除这种疾病成为全球医疗工作的重中之重。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根除小儿麻痹症,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是GPEI的重要支持机构和合作伙伴。

GPEI由各国政府、世界卫生组织、扶轮国际、美国疾病防控中心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共同领导。我们的小儿麻痹症战略由主任杰伊·威戈(Jay Wenger)主持实施,该战略也是基金会全球发展部门的职责之一。

过去三十年来,人们在根除小儿麻痹症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1988年,世界卫生大会确立了消除小儿麻痹症的目标,全球消除小儿麻痹症倡议(Global Polio Eradication Initiative,以下简称“GPEI”)也于同年诞生;与此同时,野生脊灰病毒正在125个国家肆虐,每年35万人因此瘫痪,其中多为幼童。自那时起,免疫接种工作已将全球小儿麻痹症病例减少了99%,使超过1300万名儿童免于瘫痪。2012年,印度完全根除了这种病毒,而2015年,尼日利亚不再是小儿麻痹症的流行国家。如今,小儿麻痹症仅存在于巴基斯坦和阿富汗,2015年这两个国家发病不到100例。

尽管这方面我们取得了进步,但如果我们无法完全根除这种极具传染性的疾病,那么十年之内,病毒可能会卷土重来,每年将新增20万例病例。2008年起,20多个国家都曾爆发过小儿麻痹症疫情,有些国家甚至出现多次疫情。由于安全风险以及地理、文化障碍,想让成果惠及未接种的儿童困难重重。另外,每年全球在疫苗接种行动上花费近10亿美元,这样高成本的行为绝非长久之计。

机遇

在2012年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上,194个成员国表示,根除小儿麻痹症是“全球公共卫生领域的当务之急”。2013年全球疫苗峰会在阿布扎比召开,峰会上捐赠各方保证为GPEI新的六年计划提供40亿美元,以彻底根除小儿麻痹症。专家预测在根除该疾病的随后20年,全球将能获得400亿至500亿美元的净效益,其中约85%的净效益归低收入国家所有。这一数字还不包括GPEI其他工作(例如补充维他命A)所能带来的额外健康改善,以及在GPEI行动之前便已消除小儿麻痹症的国家因该种疾病的根除而获得的更大净效益。

由于人口密度高、迁徙率高、卫生条件落后、出生率高以及常规免疫接种率低等原因,印度长期以来被认为是最难根除小儿麻痹症的国家。因此印度的例子充分展示了由坚定的领导和专注的工作人员参与并获得充足资金支持的项目是如何获得成功的。

小儿麻痹症疫苗接种团队在印度北部比哈尔邦的一个火车站领取物资。

印度的成功源自很多因素:极具针对性、由数据驱动的规划;训练有素、积极上进的工作人员;严格的监控;有效的沟通;对深受信赖的社区和宗教领袖的动员;各个层面的政治意愿;以及充分的资金支持。印度已经成为其他地区的榜样,为尼日利亚、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等国提供了技术援助并分享了最佳实践。

全球合作与创新催生了新的工具和方法,这有助于改善为根除小儿麻痹症做出的后勤规划。另外,对小儿麻痹症疫苗的改进也增强了对该病现存类型的免疫反应。(野生2型脊灰病毒于1999年消除,而自2012年起,全球没有任何一个地区报告野生3型脊灰病毒感染病例。)新型诊断、监测、标示和建模工具使得追踪小儿麻痹症病例和传播模式变得更加迅速和准确。

为了降低小儿麻痹症在本国的传播速度,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已实施全国紧急计划。这些计划由两国国家元首予以监督,同时也加强了从国家到地方级别小儿麻痹症疫苗接种行动的质量和问责力度。世界卫生组织正为这两个国家提供空前的技术援助,而经过完善的疫苗接种行动也正在帮助更多的儿童。

GPEI六年计划作为一项基本原则,指导所有为阻止小儿麻痹症传播而开展的活动,包括:运用数据和分析制定国家级疫苗接种目标,以及使用新型工具和方法来落实项目。根据2015年中期评估,GPEI项目大体上进展顺利,但还需要额外的15亿美元才能在2019年彻底根除小儿麻痹症,比计划晚一年。

根除小儿麻痹症是“疫苗十年”计划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该计划是近200个国家作出的共同承诺,旨在2020年前将疫苗的好处惠及全球所有人。该计划也可供我们之后的工作借鉴参考,来保护那些身处最贫困、最偏远地区的儿童,为他们接种其他可预防疾病的疫苗。

我们的战略

根除小儿麻痹症是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首要任务之一。作为GPEI的重要支持机构,我们提供技术和资金支持以加快开展针对性的疫苗接种行动、社区动员和常规免疫接种项目。我们也与合作伙伴携手,加强小儿麻痹症监测和疫情应对,研发更加安全有效的小儿麻痹症疫苗,并呼吁人们从资金和政治方面为小儿麻痹症根除工作提供支持。

盖茨基金会能够承担较大风险,并且开展非传统投资,因此我们具备独特的能力来为根除小儿麻痹症做出贡献。例如,我们对小儿麻痹症疫苗研究工作进行投资;我们为地理信息系统(GIS)地图绘制提供资金,以取代用于行动规划的手绘地图;以及我们在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建立了紧急事件处理中心。

重点领域

小儿麻痹症疫苗接种行动

通过扩大接种范围,加强人员配置以及数据收集和分析,小儿麻痹症疫苗接种行动能够实现GPEI目标要求的免疫接种覆盖率。我们的优先任务是提升在阿富汗、巴基斯坦以及其他具有小儿麻痹症输入风险的国家进行的疫苗接种行动的质量。目前正当全球已经接近完全根除小儿麻痹症这一目标的关键时刻,因此各国才更应该继续保持高质量疫苗接种行动,即便这些国家目前没有活跃病例。

接种口服小儿麻痹症疫苗的儿童参加在尼日利亚卡诺举行的小儿麻痹症疫苗接种行动启动仪式。

GPEI根除小儿麻痹症战略的重点是通过开展国家和地方层面的疫苗接种行动,为高风险国家的所有儿童提供多次给药的口服小儿麻痹症疫苗。相关工作包括:在已知或疑似传播小儿麻痹症病毒的地区、有病毒再次输入风险的地区、医疗保障有限的地区、高人口密度和流动性地区、卫生条件落后地区以及常规免疫接种覆盖率低的地区进行挨家挨户的免疫接种。

我们支持通过了解社会、文化、政治和宗教障碍来提高疫苗接种覆盖率,并设法与当地政治领袖和医疗专业人士进行合作。扩充人员、培训疫苗接种团队以及提供更强大的技术援助同样是我们的重点任务。

我们推广使用先进的地理分布标示工具,以此帮助疫苗接种团队掌握农村未接种疫苗儿童的家庭位置。这类工具还能帮助疫苗接种团队定位游牧人口。

常规免疫接种系统

目前,全世界仍有20%的儿童未接种他们所需的所有疫苗。要让免疫接种惠及每一个社区,需要了解当地儿童获得疫苗所存在的障碍,以及使用先进的追踪和规划工具。一个协调的免疫接种系统还能为其他重要的健康干预措施充当实施平台。盖茨基金会正与合作伙伴共同努力,强化小儿麻痹症以及其他一系列疫苗可预防疾病(包括白喉、破伤风、百日咳和麻疹)的常规疫苗接种项目。

监测和监控

有必要精确掌握野生脊灰病毒的传播区域和过程,并对病毒的根除情况加以证实。一个强大的监测系统有助于精确地开展有针对性的行动,及时做出项目调整并迅速应对疫情爆发。

医生们在印度比哈尔邦调查一起婴儿感染小儿麻痹症的疑似病例。

小儿麻痹症的监测工作尤为困难,这是因为感染者中仅有一小部分会患上临床症状明显的瘫痪疾病。要想确诊,我们需要分析患者的粪便样本,查看其中是否存在小儿麻痹症病毒。

我们投入了资金对高风险地区的监测工作进行了评估,发现有必要改善环境监测,环境监测是指通过监测污水水样,来判断小儿麻痹症病毒是否在周边地区传播。我们投资了一项技术,该技术能确保采样方式更灵敏,同时减少所需样品量,且能使采样过程更加卫生。我们还投资研发更经济、更可靠的实验室诊断工具,例如诊断试剂盒,让当地实验室能够迅速排除阴性样品,并将阳性样品送至参比实验室进行确认。

产品研发和市场准入

尽管目前的疫苗和检测工具在根除大多数国家的小儿麻痹症病毒方面已被证明卓有成效,但还不足以彻底根除该病毒。我们正与合作伙伴通力合作,一方面改善现有工具,另一方面加快研发更安全的疫苗、更好的诊断工具、新型抗病毒药物和其他产品。我们还与合作伙伴、供应商和政府携手,确保疫苗供需充足,努力推动市场竞争。

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使用的口服小儿麻痹症疫苗(Oral Polio Vaccine,以下简称“OPV”)安全有效、易于给药且价格低廉。但OPV是由减毒活病毒制成的,在极少数情况下会导致瘫痪。在OPV疫苗接种率很小的地区,OPV疫苗病毒还可能发生变异,开始在人群中传播。我们正在资助研发没有变异风险的新型OPV制剂。我们也在推动从使用OPV转向使用可注射的灭活小儿麻痹症疫苗(Inactivated Polio Vaccine, 以下简称“IPV”),而IPV没有病毒变异风险。我们支持相关工作,降低IPV的成本,并落实培训、供应、递送和通信基础设施来扩大IPV的使用范围。

数据驱动进行决策

数据收集和共享对根除小儿麻痹症至关重要。我们努力改善数据的获取,以便为决策提供依据、跟踪进展、改善环境监测,并指导疫苗和诊断工具的开发。我们也正与合作伙伴一同努力开发一种决策框架,能够确定关键决策领域、决策所需数据,以及分析数据和创建模型所需的人员和合作伙伴。我们也正在为世界卫生组织开发一个数据访问平台,该平台拥有标准化、高质量的关键小儿麻痹症数据,可供分析和决策使用。

遏制政策

野生脊灰病毒在全球范围内停止传播之后,至关重要的一点是确保实验室和疫苗生产设施中相关材料的安全处理和隔断。再次引入野生脊灰病毒将会带来潜在的严重后果——疾病将会死灰复燃。作为GPEI的合作伙伴,盖茨基金会正在起草根除小儿麻痹症之后的遏制政策,该政策将会被世界卫生大会所采纳。

遗产规划

GPEI在开展行动的20年间,培训并动员了数百万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发现并接触到其他健康计划未曾涉及的家庭和社区,并建立起一个强有力的全球监测和响应系统。

通过根除小儿麻痹症的相关工作,GPEI合作伙伴学会了如何克服后勤、地理、社会、政治、文化、种族、性别、资金和其他种种障碍来与最贫困、最偏远地区的人们进行合作。抗击小儿麻痹症的事业通过政治参与、资金投入、制定规划和管理战略以及开展研究等途径,开创了在发展中国家改善人类健康的新方法。

GPEI在此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资源,包括:对高风险群体和人口流动模式的详尽了解,有效的规划和监控程序,训练有素的技术人员,当地和区域性技术咨询机构,以及基于全球、国家、宗教、地区领导人之间的良好合作而产生的大量政治和组织决心。这些资源已经在应对其他公共健康威胁和突发事件中发挥作用,包括:埃博拉疫情、非洲西部和中部的脑膜炎疫情、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亚洲次大陆的H1N1流感疫情,以及南亚的洪灾和海啸灾难。

我们仍将继续与GPEI携手合作,探索小儿麻痹症基础设施(包括供应链、监测、实验室系统以及社会动员网络)如何为其他健康行动和免疫接种项目提供长期支持。

倡导和宣传

一位女士在尼日利亚索科托挨家挨户提供疫苗。

我们与GPEI合作伙伴紧密合作,积极动员资金并呼吁国际社会和各国为根除小儿麻痹症提供持久的政治支持,其中包括促使政府捐助者为小儿麻痹症工作增加资金投入,同时培养新的非传统捐助者。我们也鼓励小儿麻痹症流行国的领导人恪守承诺,开展持续的行动,我们也会帮助他们找到和落实资金来源为这些行动提供支持。

我们也团结和动员其他倡导者包括有影响力的地区成员,如宗教领袖、志愿者组织以及雇主等。我们与扶轮国际、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全球扶贫项目通力合作,利用传统媒体和社交媒体两种方式在捐助国和受到小儿麻痹症威胁的国家中提高公众对小儿麻痹症根除及疫苗接种工作的意识。我们还协助有关方面根据特定的社会、文化和政治环境调整宣传内容,从而增加人们对疫苗接种的需求并消除公众对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误解。

访问我们的博客